第六世夏瑪巴 確吉旺秋夏瑪巴 (Shamar Mipan Chökyi Wangchuk) (1584年 – 1630年)

shamarpa-6a

第六世夏瑪巴「確吉旺秋」降生於中藏的止貢( Drikhung ),由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 Wangchuk Dorje ) 認證為第六世夏瑪巴。第六世夏瑪巴從噶瑪巴處領受高深的教法。

十六歲時,第六世夏瑪巴已經熟習《般若波羅蜜多經》 ( Prajnaparamita ) 十卷、《毘奈耶》 ( Vinaya ) 十六卷、《阿毘達磨》 ( Abhidharma ) 五卷、《醫藥典》 ( Treaties of Medicine) 七篇、 梵文,以及各種藝術與工藝;此外,在金剛乘的教法之中,則熟習了《甚深內義》 ( Zamo Nang Dön ) 及其論註,以及完整的《時輪密續》 ( Kalachakra Tantra )。

[show_more more=”show more” less=”show less” color=”#0066CC” list=”»”] 

年少的夏瑪巴展現出旺盛的學習力,他希望在世上最優秀的老師面前評測自己的學識程度。 許多學者應邀前來,但他們完全沒有料到少年夏瑪巴竟然如此飽學!吃驚之餘,他們欽佩虔敬地向夏瑪巴匍伏頂禮,並說 : 「這樣深廣的智慧,簡直就是大菩薩文殊師利 ( Manjushri ) 本人啊!」

夏瑪巴在楠林學院 ( Namring Institute ) 參與一場宗教辯論,為期十一天之久,擊敗了當時備受尊敬的學者們,這使得他的智慧與學問更加為人所稱頌。

在襌觀中,本尊每天以不同的形貌向他示現。第一天,他見到彌勒佛 ( Maitreya ) 與文殊師利 ( Manjushri ) 合而為一;第二天,他見到釋迦牟尼佛 ( Buddha Sakyamuni ) ,依次地有度母 ( Tara )、妙音佛母 ( Sarasvati ﹛Yangchenma﹜)、觀音菩薩 ( Avalokiteshvara﹛Chenrezi﹜) 與藥師佛 ( Medicine Buddha )。當這些本尊示現時,吟誦禮讃文的聲音從他的體內湧出。夏瑪巴將這些禮讚文記錄下來,所寫的文字就是他無礙才的縮影。

在他的108顆念珠上,他見到每顆念珠都顯現出文殊師利、咕嚕咕列【紅度母】 (Kurukula ﹛a red form of Tara﹜)、金剛亥母 ( Vajravarahi ) 及馬頭明王 ( Hayagriva ) 的形相。最後一天,在佛的形相中,他見到萬物一切與文殊師及前述的所有本尊不可分別。

夏瑪巴的聲名迅速傳遍了西藏各地。苯教 ( Bönpo ) 論師之中極為博學的十三人視夏瑪巴為可怕的對手,認為他威脅到苯教的存在,便聯合向他提出辯論的挑戰。這些苯教論師落敗之後,全部轉而信仰了彿教。夏瑪巴透過精勤不斷的聞思修三學,成為噶舉傳承中名符其實的法教之王。

夏瑪巴應中國皇帝的邀請到了中國,協助中國皇帝履行其上師的願望,看見到整套佛陀的教法 — 藏文大藏經《甘珠爾》( Kanjur ) 的刊刻。

返回西藏後,夏瑪巴以根本上師的身份認證了第十世噶瑪巴「郤英多傑」 ( Chöying Dorje ),並將噶居傳承的教法傳授予噶瑪巴。

夏瑪巴的聲威遠播至印度。當時有二十五位最大的班智達 ( panditas ) 居住在菩提迦耶 ( Bodh-Gaya ),邀請夏瑪巴前往弘法。遺憾的是,夏瑪巴因故無法接受他們的邀請。他一一回信給這些班智達,針對他們的個別提問給予指導,他們的書信往來並以梵文來進行。

西藏曾經一度差點爆發內戰,夏瑪巴提醒統治者佛法的原則,在他巧妙婉轉的說服之下,令到許多無辜的生命得以倖免於難。

夏瑪巴與噶瑪巴相約在周巴 ( Chubar ) 聚首。在這之前,夏瑪巴到尼泊爾弘法,為尼泊爾國王給予心靈指導,拜訪了尼泊爾境內許多聖地;及與當地許多受尊敬的行者見面,他們接受過夏瑪巴有如甘露的教導之後,紛紛懾服在他的座下,成了他的第子。

夏瑪巴與噶瑪巴挑選作最後相聚的地方 — 周巴,是個神聖之地;密勒日巴 ( Milarepa ) 和岡波巴 ( Gampopa ) 都曾經在該處居住過。噶瑪巴和夏瑪巴兩人心知肚明,第六世夏瑪巴住世的壽元即將到了盡頭。夏瑪巴把握所剩不多的時間,將所持有的噶舉教法全數供養給噶瑪巴。

夏瑪巴的弟子各有不同的國籍和社會背景,許多人達於成就之地,其中的佼佼者是第十世噶瑪巴、 第五世泰錫度仁波切 ( the 5th Tai-Situ Rinpoche ) 及第五世嘉察仁波切 ( the 5th Gyaltsap Rinpoche )。

[/show_more]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