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妙境佛學會

咖啡是毒藥?是仙丹?

  • 妙境通訊2021 年 11 月 & 12月【學佛交流地帶】「咖啡是毒藥?是仙丹?」 作者: 賴成蔭

    在那遙遠的地方,大中華文化域外之所,由中亞直至歐洲,過去兩千多年來雖然沒有茶葉這個能醫百病的靈丹,卻存在另一種代用品,那就是咖啡。傳說中: 咖啡豆是在北非埃塞俄比亞(Ethiopia ,又稱依索比亞)被牧羊人發現。他們發覺羊群吃了這個豆後特別興奮,而且成長得較壯健。然後人們相信喝咖啡水可以健康長壽,而且能醫百病,包括當時被視為最恐怖的絕症「痳瘋病」。就是這樣,咖啡在地中海及中東地區流行起來。當時由於產量不大,被視為珍寶,只有皇室和貴族才可以有特權享用。時至今日,「土耳其咖啡 」亦有一個古諺説:若有人給你煑一杯咖啡,那就是你三生有幸,遇上了宿世的至友!而且還以喝後沉在杯底的咖啡粉末分佈形狀來占卜吉凶。現今世上對咖啡最迷信的肯定是義大利人,他們大都是一日三杯特濃咖啡 (Espresso) ,說若沒有咖啡喝是會死掉的!受到了他們的感染,我也嚐試喝起咖啡來。那是沒有糖和奶的「黑咖啡」,因為經驗是糖和奶(尤其是糖)對健康非常不利的!味道雖然很苦,但燒脂去油膩和通血管,什至防止胃痛的效果非常明顯。與此同時,我發現吃「黑朱古力」也有近似的功能;此所以「可可豆」在古代的南美洲亦被視為罕世仙丹!

    羅布斯塔咖啡 (Robusta Coee)在我勤喝黑咖啡和吃黑朱古力的這幾年,發覺說話和唱誦的聲音愈來愈沙啞,聲帶日漸鬆弛,音域大大收窄。我一直以為這個是和年紀有關,很多老人家的聲音都是沙啞軟弱無力的。直至有一天我喝上了一杯現在文青極流行的所謂「高端咖啡」,再買了一包回家試著自已天天冲泡來喝。竟然發現我的喉嚨聲帶清亮了很多!
  • 終於發現: 原來市面流通的「即溶式咖啡」全是「羅布斯塔」咖啡。這個屬於「大果實」咖啡豆,由於較大粒,因而收成較多;更重要的是它含有較高成份的「吡嗪」pyxazine 變得更苦澀,連昆蟲也不敢吃,因為沒有蟲害,種植成本較低。 正因如此,這種咖啡可以大量生產而且價錢便宜,滿足了全人類的廣大須求。然而這種咖啡其實是對人體有害的(就和以可可豆製的朱古力一様),嚴格來說就是毒藥!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咖啡、朱古力就跟香煙一樣,百多年來未有被政府明令禁售,什至連警告字句都沒有!咖啡和可可都含有「吡嗪」,是一種麻醉劑 / 止痛劑,也是興奮劑;如果含量較高,喝多了會對身體有害;包括傷脾腎,骨質疏鬆和我現在發現的傷喉嚨聲帶等。更嚴重的是「吡嗪」很苦澀,很難喝下嚥,因此在製作「即溶咖啡粉」時秘密加入大量糖精類的化學物品,以減低其苦味,而這種物質肯定對身體有很大的傷害。尤其是「三合一」咖啡,肯定偏甜得很過分,只不過和苦味對沖,令人不察覺,反而覺得更好喝!

    阿拉比卡咖啡 (Arabica Coee) 原來世上有另一種咖啡,果實較細小,產量也少得多的「高端咖啡」,其原產地就是北非的埃塞俄比亞。這種咖啡的吡嗪含量低得多,味道不太苦,而是帶酸味。而這個酸味又帶出其他多種「微味道」,包括水果類、果實類和朱古力類的種種味道,變化多端。我認為這反映了它含有多種「微元素」,對人體健康有種種已知或未知的好處! 巧合地,我竟發現了它是我喉嚨沙啞的解藥!此中原因不明,大概其中一種「微元素」能解吡嗪之毒吧。但更奇妙的是現在我的聲帶更超越了以往的最佳狀態,聲音變得更響亮,震音更沉厚,音域更遼闊!更重要的是這個情況仍在繼續進步中!我奇怪從來沒有歌唱家提過這種經驗,抑或這是他們的「秘密武器」,秘而不宣?按道理,不可能世上完全沒有歌唱家喝高端咖啡的吧?

    鴛鴦平心而論,我認為茶比咖啡好喝,對身體的益處較多,且沒有明顯的害處。只不過這是指三十年以上的陳年生普洱茶而言,然而這種茶已是天價,且不可多得。至於「高端咖啡」相對價格便宜十倍以上,而最重要的是它有着某些比茶更佳效果的益處,最明顯是通血管和燒油膩。此外,我發覺喝了咖啡之後會引起胃脹,影響食慾,必須喝些茶去消除。因此茶和咖啡應以相輔相成,最為有益! 説到這裏,我就想了港式茶餐廳的「鴛鴦」,那就是茶啡混合的飲品。估計在百多年前,香港在英國人引入喝咖啡文化下發展出來的民間實戰智慧。從經驗的累積,知道這個二合一是更好喝,而且更有益。
  • 原先我還以為這是香港所獨有的偉大發明,但其實在台灣花蓮就有著名的「擂茶咖啡」!「擂茶」是百多年前台灣的客家人保留的傳統煑茶文化(估計源自宋朝),那就是把米、麥、果仁、薏仁、蓮子、芝麻、玉米等等混合綠茶茶葉,用小木棒擂碎後注水煑沸;然後加入在自家後花園種的「小果實咖啡」冲泡出來的咖啡而成。茶啡合一,再以其他種籽、果實、花卉等等拼配,很可能是人類未來飲品的一大出路,千變萬化可塑性什高,而且是有益身心的仙丹靈藥!13-10-2021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於 尊貴的 祿頂堪仟仁波切九十一歲生辰,分享對 仁波切的長壽祝願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於尊貴的祿頂堪仟仁波切九十一歲生辰,分享對仁波切的長壽祝願

新德里 2021年10月21號

親愛的法友

最幸運的事情是當一個人所有快樂的出現和存在,都是源自與上師的聯繫。

唯有透過靈性導師的慈悲和智慧,三寶的珍貴才能觸手可及。僅憑他們單純的存在就可以揭開一個人的恐懼和懷疑的面紗。

和許多其他幸運的人一樣,我今生有幸得到尊貴的祿頂堪仟仁波切作為我的上師。

他珍貴的存在證明,殊勝的佛法也能在五濁惡世盛行和興盛。

他的存在不僅僅是風中的火焰,而是照亮覺醒之路的火炬。

願他能長久駐世,利樂一切眾生!

泰耶多傑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shares the following long life wishes for His Eminence Luding Khenchen Rinpoche on the occasion of this 91st birthday.

New Delhi, 21 October 2021
Dear Dharma friends,

It’s the fortune of all fortunes when the source of all joy appears and is present in one’s life in a way we can relate to: as the teacher.

The preciousness of the Three Jewels is brought within one’s grasp only through the kindness and wisdom of the spiritual guide. Their sheer presence alone can lift one’s veils of fear and doubt.

Like many other fortunate ones, I, too, have been most fortunate to have His Eminence Luding Khenchen Rinpoche as my teacher in this life.

His precious presence is proof that even in this degenerate time the sacred Buddha Dharma can prevail and flourish.

His presence is not just a mere flame in the wind but the torch that lights the path to awakening.

Long may he remain with us, for the benefit of all sentient beings!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會訊 NEWSLETTER

2021年11&12 月份會訊

English-Sept.& Oct._ENG

2021年9&10 月份會訊

Sept & Oct_ENG_2021

2021年7&8 月份會訊及附薦表

July & Aug_ENG_2021

2021年5 & 6月份會訊

May & Jun 2021__ENG

2021年3 & 4月份會訊附薦表

Mar & Apr 2021__ENG

Jan & Feb_ENG_2021

中文-2021年 1& 2 月份會訊

Nov. & Dec._ENG_2020

中文-2020年11 & 12月_會訊

中文-2020年9 & 10 月份會訊

Sept. & Oct._ENG_2020

July & Aug_ENG_2020

中文-2020年7&8 月份會訊

2020年8月30日至9月1日阿彌陀佛盂蘭孝親普渡法會附薦表

May & June _ENG_2020

中文-2020年5&6月份會訊  

Mar & Apr_ENG_2020

2020年2月20-22日大黑天除障法會附薦

中文-2020年3 & 4月份會訊

Jan & Feb_ENG_2020

中文-2020年1& 2 月份會訊

Nov. & Dec._2019 Eng..

中文-2019年11 & 12 月份會訊

Sept & Oct_ENG_2019

中文-2019年9 & 10 月份會訊

July & Aug_ENG_2019

中文-2019年7& 8月份會訊

May & June 2019

中文-2019年5&6月份會訊

中文-2019年3& 4月份會訊

中文-2019年1&2月份會訊

English-Nov. & Dec._ENG_2018

中文-11 & 12月份會訊

English-Sept & Oct_ENG 2018

中文-9 & 10月份會訊

English-July & Aug_ENG_2018

中文-7 & 8月份會訊

2018年8月22至24日阿彌陀佛盂蘭孝親普渡法會附薦表

中文- 5&6月份會訊

English-May_Jun_ENG_2018

中文- 3&4月份會訊 及KE2018

English-Mar & Apr._ENG 2018

Donation Forms revised_Eng

中文 – Newsletter_1及2月份 2018年會訊份會訊

Jan.&Feb._ENG 2018

Donation Forms_Eng

中文 – Newsletter_11及12月份會訊份會訊

English-Nov.& Dec._ENG 

中文 – Newsletter_9及10月份會訊

English-Sept.& Oct._ENG

中文 –  Newsletter_7及8月份會訊

English-July & Aug_Eng

中文 – Newsletter_5及6月份會訊

English – May & June_Eng

中文 – Newsletter_ 3月及4月份會訊

ENGLISH -Mar.& Apr._ENG

2017-1+2 月 (January + February 2017)

中文 – Newsletter_1&2 更新

無水無茶道不成

  • 妙境通訊2021 年 9 月& 10月【學佛交流地帶】 「無水無茶道不成」 作者: 賴成蔭

    道教張三豐名句:「無花無酒道不成!」七百多年來不知迷倒了多少修行者。更有人窮畢生精力去研究這是指什麼花和什麼酒,認為是成仙的丹藥,缺之不可以得道!然而亦有不少人認為這個「花」和「酒」只是隱喻人世間的美好事物,直言修行不是離世出塵,不食人間煙火,而是必須要融入世間的悲歡離合,嚐盡種種甜酸苦辣,才能悟道。這個就和六祖壇經所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覓兔角」相互影照! 細讀張三豐的「無根樹道情」歌(共二十四首),此句出自其第三首,只屬於基本功夫的修練境界而已。而此詩前面已有一句「酒肉穿腸道在心」,其寓意已很明顕。至其第二十三首,描述接近成道的境界,直言「摘盡紅花一樹空,空即色,色即空,識透真空在色中」,則是不辯自明了。

    「無水無茶道不成」,這在中國的佛教和道教修行者而言,卻是近二千年來的實踐經驗!「水」是指「聖水」,亦即是「活泉」。這個我在另文已有詳述。而「茶」是中國的獨有神物,有三千多年的歷史,歷來種種傳說,都視茶是能醫百病的仙丹。早在周武王伐紂時,已被作為貢品,到歷代外銷西藏(茶馬互市)、中亞、乃至歐洲;連同絲綢和瓷器,三者賺取著最大的外貿收入。傳說中由神農氏嚐百草中毒遇茶而解,到西藏茶(其實是近似普洱的黑茶)治好了赤松德贊王的怪病,到福建武夷山大紅袍治癒了宋太祖的奇疾等等。這反映了不但民間相信,什至是歷代帝王對此亦深信不疑。更有趣的是有説西藏人,什至是西方的歐亞人,如果未能天天喝茶是會死掉的。至於茶和佛教修行者近兩千年來(東漢時代至今)已結下不解之緣,有「茶禪一味」之説。唐代的茶聖陸羽就是在那個小小不見於經傳的湖北竟陵龍蓋寺學得整套茶藝和品茶工夫的。而最著名的就是宋代趙州禪師「吃茶去」的公案。正所謂「七碗愛至味,一碗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 「揚子江心水,蒙山頂上茶。」(此乃宋代的名諺,有説是出自蘇東坡)此諺包含了三個信息:一. 在全中國的水以「揚子江心」的第一;茶則以蒙山山頂上的為第一。二. 這兩者都是當今世上的仙丹靈藥。三. 以此水泡此茶乃是仙丹中的仙丹極品了。「揚子江心水」是指長江近下遊在江底噴出的活泉水。此泉水是唐代陸羽「茶經」所未載,在宋代才被發現,立即被尊為「天下第一泉」,其正名是「中冷泉」。後來由於長江改道,此泉已上升到陸地,就在當今鎮江金山寺門外。「蒙山頂上茶」是指四川雅安縣蒙山山頂上的茶。蒙山在東漢時已有佛道寺觀,是著名的「蒙山施食法」的發源地。其時有道士陳理真在此種植了七株茶樹,被視為中國人工培植茶樹之祖。然而真正的蒙頂山上茶,並不是指這七棵神樹。據明人筆記「五雜俎」所載:這是指山頂上的野生茶葉,採摘艱險困難,但此茶「可蠲百疾」!隨著中原文化和地域的不斷向外擴張發展,時至今日,「揚子江心水」恐怕已非天下第一了。我們可以在西藏、雲南、兩廣,乃至香港找到同級,什至是更佳的水。 香港的的杯渡井聖水不但是嶺南第一,什至是華南第一!而我們可以輕易汲取,這個似乎是全世界唯一可以做得到的地方。至於「蒙山頂上茶」,在此可以透露,據「新安縣志」所載,香港的青山(即杯渡山)山頂亦有野山茶樹,等同此茶,但是生長在峭壁之上,極難採得。

    中國歷代帝王多喜喝茶,不但要民間貢茶,而且設有御茶園種茶享用。發展到清代,乾隆皇帝御評「普洱茶」居第一位。他更曾賦詩譏諷茶聖陸羽竟然不知有普洱。查普洱產於雲南極偏遠之地,在唐朝時代少有流播到中原地域,不為人知是可以理解的。其實茶葉屬於草本植物,本性寒涼,多喝會傷脾胃,唯獨是普洱類的黑茶,經過儲存期的繼續發酵(即「後發酵」期),寒氣鋭減,反而可以暖胃養脾。此所以「紅樓夢」亦有「夏喝龍井,冬喝普洱」的養生睿智之言。明末崇禎年間的大旅行家徐霞客曾探訪雲南,有緣喝上了普洱茶,讃不絕口,認為是天下第一。其中有一個極少人知的秘密,原來徐霞客評雲南茶中,普洱茶是產於雲南較南部山高只在海拔一千米以上的地區(即易武/勐海地區)只是第三級茶而已。而第二級茶名叫「感通茶」,是產於雲南較北部山高一千五百米以上的地區(即臨滄/昆明地區),而第一級茶名叫「太華茶」是產於更北部山高近二千米的地區(即鳳慶/ 香竹菁地區),而這些多半是野生的千年古樹茶。
  • 說白一點,現在所有的雲南茶統稱為「普洱」(情況同所有的福建武夷岩茶統稱為「大紅袍」一樣),其中最好的普洱茶應是「鳳慶茶」。現在鳳慶茶仍有生產,亦可以買到,價錢不算突出。產量不大,因為沒有宣傳,識之者寡。然而鳳慶的茶農及茶商卻一點也不在乎!皆因他們手上已有「創滙至寶」,那就是「紅茶」。1941 年的抗日戰爭期間,中國政府選址雲南種紅茶出口換取西方提供的武器和物資。在翻遍整個雲南土地後,選址在鳳慶種植開發,可見專家咸認為此地生產的茶最為高質。自此「滇紅」遠銷全世界,而這個金鑛遠比黑茶為大。乾隆皇帝不但把雲南普洱茶列為貢品並且在北京宮廷內設立「御茶院」,製作「茶膏」。此乃把上品普洱茶湯濃縮結晶而成,製作過程極為複雜,成本高昂;被視為能醫百病的神丹,用來賞賜宗室及功臣。可以肯定的是由煑茶到泡茶,到以茶膏開水是品茶經驗累積的進化,發展到茶膏可謂極至了。 可是茶膏太昂貴,而且產量稀少,往往過斤的茶葉才可以製成一小片茶膏。到清廷覆亡後便無以為繼了。雖然近年有人再試製作,但時移世易,意外地有了陳年舊普洱的崛起,取而代之。這個是在清末民初時期被偶然發現:把普洱茶葉儲存一段時間,茶葉經過進一步發酵,不但茶味更濃烈卻不苦澀,而且寒涼氣消失,反而變成補身之物。當年的儲存期並不太長,但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起,由於種種原因和機緣巧合,有些普洱茶竟然被放在倉內三四十年以上的時間。拿出來喝,可謂驚天地泣鬼神,肯定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好喝的茶,美稱為「乾倉之味」!只可惜這種陳年後發酵茶至今已是天價,被視為可以喝的「古董」,非一般人可以喝得起的了。即使你有錢而且有緣買得,恐怕亦捨不得喝下肚。只有很個別的人士在較早時候買下並儲藏了一些,到現在仍可以開懷大喝!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我們現在仍可以用拼配茶藝技法,例如以生普洱配熟普洱、以新普洱配舊普洱 泡製出既好喝又有益的茶。可以肯定的說這是未來茶葉發展的康莊大道。

    香港和茶不但關係密切,而且是在茶藝發展史上立下豐功偉績!基於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種種絕罕巧合因緣,香港成了中國茶葉的集散、儲存和品嚐之地。由長洲的茶廠(負責拼配、包装和儲存)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拼配「宋聘號」茶餅,還在七十年代初期發明「熟普洱」的堆渥法;到粵式茶樓盛行「飲茶」的風氣,體會到「水滾茶靚」、「愈陳愈香」的新進概念,而且還開發出「菊花普洱茶」這個全新的拼配大道;再到八十年代末期有天才的茶商兼茶藝大師陳國義發現了「乾倉儲存法」,直接令普洱茶在眾茶中脫穎而出,超越了前人的所有境界,成為茶葉中之壬者。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 分享 有關天然災害的訊息

6 August 2021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分享有關天然災害的訊息

親愛的法友

在過去的幾個星期和幾個月裡,我們目睹了一連串的自然災害,而且更多的自然災害幾乎每天都在發生,它們提醒我們大自然的力量可以瞬間改變我們的生活。

數百人在最近的洪水、野火、颱風、旋風和颶風中喪生,還有數千人失去了家園、財產和生計。

除了面對全球疫情所帶來的挑戰之外,當這樣的悲劇發生時,我們自然會感到沉重和困惑,並問自己為什麼這樣的災難會不斷發生。面對我們目睹的所有苦難,我們會感到無助。

有這種無助和困惑的感覺是完全正常的,但我認為作為佛法修行者,更重要的是要提醒自己,像生死一樣,自然災害是我們無法掌控和控制的現象。

儘管如此,我們可以透過它們來提醒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無常的,從而向它們學習。

此外,我們並非完全無助,因為即使我們可能不認識受害者,我們仍然可以通過專注思維,同為人類共有的相似之處,而與他們建立連結。

我們可以提醒自己,像我們一樣,他們過去和現在都渴望和平與幸福,跟我們一樣,他們曾經擁有和現在擁有著希望和夢想。

我們可以為他們祈求,希望他們能找到一直嚮往的和平與幸福。

我們可以許下願望,希望他們的夢想會透過我們的祈願所實現。

我鼓勵我所有的學生和我一起發這樣的願望,通過這樣做,我們可以將這些充滿挑戰性的環境轉化為有意義的事情。

致上祈禱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shares the following message about natural disasters:

Dear Dharma friends,

Over the past few weeks and months, we have witnessed a host of natural disasters, and many more continue to unfold on an almost daily basis, reminding us of the power of nature to transform our lives at a moment’s notice.

Hundreds of people have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recent floods, wildfires, typhoons, cyclones and hurricanes, and thousands more have lost their homes, their possessions and their livelihoods.

When such tragedies occur, on top of all the challenges brought about by the global pandemic, it’s natural for us to feel weighed down and confused, and to ask ourselves why such disasters keep occurring. We experience a sense of powerlessness in the face of all the suffering we are witnessing.

While such feelings of helplessness and bewilderment are completely normal, I feel that as practitioners of the Buddha Dharma it’s important to remind ourselves that – just like birth and death – natural disasters are phenomena that we have no control or power over.

Nevertheless, we can learn from them by using them as reminders of how everything in life is impermanent.

Moreover, we are not completely helpless, because even though we may not have known the victims, we can nevertheless connect with them by focusing on the similarities we all share as human beings.

We can remind ourselves that – just like us – they were and are aspiring to peace and happiness, that just like us they had and have their hopes and dreams.

We can aspire for them to find the peace and happiness they were always yearning for.

We can make the wish that their dreams will be realised by us through our aspirations.

I encourage all my students to join me in such aspirations, and by doing so, we can transform these challenging circumstances into something meaningful.

With prayers,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中文翻譯由本中心翻譯小組負責。若有錯漏,請見諒。節錄或載列文章內容以原文為準。)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有關淨化修持的開示

6 July, 2021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有關淨化修持的開示

親愛的法友

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我對淨化修持的一些看法。在此之前,我想再次提醒大家,這只是我的想法,不要將它視為經典的「法教」。

我們之所以要修持三十五佛懺悔、金剛薩埵百字明,或者其他淨化法門,都是與罪惡無關。

相反,淨化的目的是向我們揭示什麼是美麗的、或誰是美麗的。當然,關於淨化的經典故事,都是告訴我們,菩提心或佛性就像黃金混雜或被泥土覆蓋,如果我們知道如何淨化,我們就能顯露這珍貴的黃金。

但我不平常的看法是,黃金似乎與泥土分不開。它們是如此相互依存,以至揭示過程或淨化過程已經以某種方式將黃金和污泥融為一體。泥土就是黃金,在淨化的過程中,泥土的美就顯露出來,顯露出如黃金般珍貴。

或許這就是淨化的真諦;沒有需要被分離的黃金,和沒有需要被分離的污垢,只有的是污垢的另一面。淨化幫助你顯露出污垢的美麗,讓它展現得像黃金一樣寶貴。對我來說那是美妙的,我認為如果你能帶著這種覺受而完全專注在淨化的過程中,那將是非常愉快的體驗。

我想鼓勵大家持這種思維,專注於修持並盡力念誦金剛薩埵百字明。

當然,如果你們有些人覺得需要一個里程碑、一個目標;如果你們有些人認為有東西是可以淨化的,那麼也可以這樣子做。

但從究竟來說,沒有什麼可被淨化,剩下的只有淨化這個事情而已,淨化意思沒有別的,只是你在其中找到快樂和享受它。

因此,如果你想以大道至簡的方法去做,只需專注於淨化而不是你想要淨化的東西,如果你這樣做,它永遠不會變得無聊,你將能夠永遠樂在其中。

July 6, 2021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shares the following message about purification practice:

Today I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you a few of my thoughts on the practice of purification – and before doing so I would like to once again remind you to take them just as that, and not as canonical ‘dharma teachings’.

The reason why we practice the Confession to the 35 Buddhas, the Hundred Syllables of Vajrasattva, or any other purification practice, has nothing whatsoever to do with guilt.

Rather, the purpose of purification is to reveal to ourselves what is beautiful, or who is beautiful.
Of course, the classic story about purification tells us that Bodhicitta or the Buddha Nature is like gold mixed up with or covered by dirt, and that if we know how to purify, we will be able to reveal this precious gold.

But from my unusual perspective, the gold seems to be not separate from the dirt.
They are so interdependent that the revealing process or the purification process somehow induces the gold in the dirt. The dirt is the gold, and in the process of purification the beauty of the dirt is brought to light, and it is revealed to be as precious as gold.

Maybe that’s the true meaning of purification: that there is no separate gold and no separate dirt, just separate aspects of the dirt, and that the purification helps you reveal the beauty of the dirt, so that it shows itself to be as precious as gold. To me that’s beautiful, and I feel that if you can fully immerse yourself in the process of purification with that sentiment it will be very enjoyable.

In that spirit, I would like to encourage all of you to immerse yourself in this practice and recite the Hundred Syllables of Vajrasattva as much as possible.

And of course, should some of you feel that you need a landmark, a goal; should some of you wish to think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to purify then by all means feel free to use that idea.

But ultimately, there is nothing to purify – all there is is the purification, and that purification means nothing but that you find pleasure in it, nothing but that it’s really enjoyable.

So therefore, if you want to go about it the easy way just focus on the purification and not on what you want to purify, and if you do that it will never become boring, and you will be able to immerse yourself in it for eternity.

More: https://www.karmapa.org/on-purification/

(中文翻譯由本中心翻譯小組負責。若有錯漏,請見諒。節錄或載列文章內容以原文為準。)

水為生命至寶

  • 妙境通訊2021 年 7 月& 8 月【學佛交流地帶】 水為生命至寶 作者: 賴成蔭

    (香港聖水的蹤跡) 世人都知有「食療」,即是以食物補身,殊不知「水補」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人體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水,全身的運作都是由血液所帶動,能量亦是由此而來的。明代大醫師李時珍著「本草綱目」明言:「水為百藥之王」,其實亦即是「百補之王」,所謂「千補身,萬補身,不及水補身!」或者說: 水有什麼稀罕,較優質的水,尤其是礦泉水到處都可以買到。事實上有不少香港市民喜歡趁晨運或行山順道上山取水,就我所知: 九龍山脈中的畢架山近山頂巨石處、慈雲山觀音廟門口的沙田山坳道馬路旁、飛鵝嶺近扎山道路邊都是取水熱點。我就曾見過一大班人在慈雲山觀音廟前排隊取水,他們還帶備了小型手拖車盛載著五公升級大水桶而來,看上去是非常認真的!然而礦泉水其實非常寒涼,對很多人來說,不大適合。例如著名的「巴馬水」,我喝了之後感到輕微頭暈和胃痛,不宜多喝。世界上最優質的水是其水份子結構最為細小,亦是最活躍的。正因如此,它具有遠優於一般水的「活化」和「浄化」功能!因其能活化身體的組織結構,會令身體變得更年輕有活力;因其有浄化功能,則能去除人體內的毒素惡菌,有機會令惡疾絕症痊癒。這種水世上極罕,因而往往被奉為「聖水」!其實這種「聖水」與一般從天雨/雪水而來的泉水或掘井汲取藏於地下積水層的井水來源不同,這個是由地底深處自然而持續地湧出來的,因此又被稱為「活泉」。古今中外都有這些活泉治好惡疾絕症的記載。其中最著名的有回教聖地麥加的「滲滲泉」、天主教在法國露德的「聖母泉」,每年都有好幾百萬人前往朝拜和浸浴,得到治癒惡疾絕症的傳說數不勝數。這種被奉為「聖泉」的活水在中國也為數不少。例如西藏拉薩近祖普寺的「第二世大寶法王仗泉」、日喀則扎什倫布寺的「班禪泉」、雲南雞足山華首門的「雙淚泉」(據說能治眼疾)等等。而其中最不可思議的是山西省綿山「正果寺」附近的「聖乳泉」和「石桐水」,

  • 這些活泉是被明末清初時期的大醫師傅青主鑑定為聖水的。現存正果寺(連同鄰寺)總共有十五尊肉身羅漢像,是全中國最多修成金剛不壞身的修行者之地。(其中一位竟是道教的修行者,則是極為罕見。)傳說中這些僧侶和道士之所以能修成正果,很大程度是因為天天喝了聖水,尤其是在其圓寂前最後的日子,完全不吃東西,只喝少許聖水而已!這樣極其珍罕的聖水,自是世間難得,什至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千里朝聖,舟車勞頓,翻山越嶺,或許只可取得一觚而飲!有誰會想到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竟然有「四大活泉」,至今尤存!香港是福地,信焉! 據淸代嘉慶年間編篡的「新安縣志」記載,香港有有四大活泉:1. 青山寺虎跑井2. 靈渡寺杯渡井3. 錦田圭角泉4. 長洲仙人井 其中虎跑井和杯渡井乃南北朝劉宋時代為杯渡禪師所開發的,已有一千四百多年歷史,堪稱嶺南第一,什至是江南第一聖水!由清嘉慶年間至今不過一百五十年,就地質學的年紀來說其實很短暫,亦即此四大活泉,現在仍應存在! (一)長洲仙人井: 現今的長洲地圖仍有清楚標示了「仙人井」這個地區的位置。那是在山頂道圍繞住氣象觀測站一帶的地域。有人曾去找尋卻沒有發現。殊不知「新安縣志」所載:此井是在長洲山麓,因此估計當年的仙人井地區比現在只位處山上的地域大得多,而且下至山腳的民居。而且極可能是當年長洲居民的主要生活水源。現在長州舊市區中心的興隆後街和學佬巷之間有一著名的大古井,而附近的大新後街有一副井,以地理位置推測,這個很可能就是仙人井。(二)錦田圭角泉:據載是北宋末年(距今一千年)江西人鄧符協,說是賴布衣的門生,為找風水寶地尋龍直至香港,終於決定舉家南來落戶於錦田地區。其地有圭角山,而他在山麓找到「圭角泉」活水,乃建「力瀛書院」於泉旁。 圭角泉的所在一直失傳。但近年有人憑被發現的石碑和一個名為「九品官伍氏墓鉻」的記載,找到了圭角泉的位置是在逢吉鄉 603 號小巴總站旁第二菜站附近的民居。此泉已被私有化,改成一個三角形的荷花池了。(三)青山寺虎跑井:「新安縣志」清楚記載是在當時的寺門口附近,其旁就是杯渡岩。

    然而今日的青山禪院只是近百年前在舊寺前面較低處興建,位置已有所改變。實地考察,杯渡岩左側的「多子佛岩」前有一古井,其旁有一很粗壯且高過百尺的千年巨杉樹,相信此乃傳説中的虎跑井。唯此井已乾沽沒有活水了。然而從寺內水管的穿插分佈看,目前青山寺的用水很可能是來自此井,亦即是此井早已被私有化了的。 (四)靈渡寺杯渡井: 傳說中此井是杯渡禪師所開發,而且他在開發之後便由青山寺移居此地建立了靈渡寺。其中原因可能是此井水源較充足而水質更佳所致。(據知古代的靈渡寺是在靈渡山背上,距現址頗遠,亦即是若以取水較方便來作遷寺的考慮,並不成立。) 杯渡井聖水一直享負盛名,此水每天被供奉於靈渡寺佛壇之上,附近村民有病患則來求喝此水,對其神奇功效,相互傳頌。最特別的是靈渡寺內有一長達過千字的碑記,乃是清光緒年間(公元 1904 年)夏村鄕紳鄧惠麟所立,詳述其父親身患絕症(可能是肺病或癌症?)天天來求此水飲用,終於奇跡地痊癒的事跡。這樣的碑文不但是香港碑記中所獨有,即使在全中國的歷史記錄中也是非常罕見的。杯渡井現仍存在於靈渡寺背後的小溪源頭,其上岩壁刻有「杯渡井」三個大字。其旁還有一片石碑,唯字跡已不可辨,只能讀出開首的「杯渡」二字。 靈渡寺的管理員葉先生告訴我:此井不時有人到來汲水泡茶,讚不絕口。又有村民告訴我:他曾冬天到來取水,發覺此水什為溫暖。我在炎炎夏日來此汲水,水桶竟呈現一片白霜霞氣!可見此水什為冰冷,肯定是來自地底深處。但奇怪的是此水喝來一點也不覺「寒涼」,這正是聖水之所以為聖水也! 如此全中國,什至是全世界第一級的聖水,曾有人建議開發成「主題旅遊點」,但由於地點偏遠,游人稀少,也實在無可奈何! 試想這樣的聖地聖水,你不須要歷盡山高路遠,辛勞疲累,才可取得一觚而飲,卻是可以駕車直達其旁,從容汲水,滿載而歸。香港人的福報可真不淺啊!15-6-2021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為第十四世法王昆津夏瑪仁波切涅槃七週年 分享以下信息。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聽列泰耶多傑,為第十四世法王昆津夏瑪仁波切涅槃七週年,於今天發放特別訊息

2021 年 6 月 11 日星期五

親愛的法友

在我已故上師第十四世昆津夏瑪仁波切圓寂七週年之際,我想請大家與我一起念誦五經王和修持上師瑜伽來紀念他。

這些修持的利益非常大,它們看似對我們周圍正在發生的事情沒有直接影響,看似好像無法直接治愈病人或結束疫情,但是我認為它們實際上是必須的。

這些修持不僅會累積很大的功德和智慧,而且對所有其他有情眾生也有極大的利益,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是直接或間接地與每個眾生和其他眾生聯繫著。因此,當你讀誦經文的每一刻,都會產生正面的影響。

而且,這樣做的時候,你不需要顧慮時間(我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利益)或數字(我能幫助多少眾生)這些概念。時間和數字都是我們無法控制的,所以我們不需要因為它們而增加自己的負擔,我們要完全放棄控制的想法。我們能做好的一件事,就是好好利用當下,這就是我們應該全心全意,毫不猶豫地要專注的事情。

如果我們這樣做,無論我們在物理上的距離上有多遠,我們在佛法修行中將永遠連結在一起,我們的心會在一起。

獻上祈禱
泰耶多傑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

Today a very special message from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Trinley Thaye Dorje, for the seventh anniversary of the parinirvana of His Holiness The 14th Kunzig Shamar Rinpoche.

11 June Friday 2021.

Dear Dharma friends,

On this seventh anniversary of the Parinirvana of my late teacher, His Holiness the 14th Kunzig Shamar Rinpoche, I would like to invite all of you to join me in celebrating his memory by reciting the Five Royal Sutras and practicing his Guru Yoga.

The benefit of these practices is immense – they may not seem to have a direct impact on what is going on around us, they may not be able to cure the sick or end the pandemic directly, but nevertheless, I feel that they are in fact essential.

Not only will they accumulate great merit and wisdom – they will also be of tremendous benefit to all other sentient beings, because all of us ar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related with everyone and anyone else.
So therefore, every moment you can spend reciting this perfect speech will have a positive impact.

Moreover, when doing so, there is no need to concern yourselves with notions of time (how soon will I obtain the benefit) or numbers (how many beings can I help). Time and numbers are beyond our control, so we don’t need to burden ourselves with them – and we can let go of the notion of control altogether.
The one thing we can do is use the present moment well, and so that’s what we should focus on – whole-heartedly, without doubt or hesitation.

And if we do that, then no matter how far apart we may be in terms of physical distance, we will always be united in our practice of the Buddha Dharma, and our hearts will beat as one.

With prayers,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Texts and audio files for the prayers are available here: https://www.karmapa.org/karmapas-message-on-the-seventh-anniversary-of-shamar-rinpoches-passing

(中文翻譯由本中心翻譯小組負責。若有錯漏,請見諒。節錄或載列文章內容以原文為準。)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在衛塞節前夕分享以下信息。

2021年5月26日於新德里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在衛塞節前夕分享以下信息。

親愛的法友

衛塞節是記念我們佛陀的誕生、成道和涅槃的一天,在這個極為殊勝的日子,我向你們所有人獻上祈禱。衛塞節對全世界的佛教徒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一天,尤其是對我們在這裡的印度人來說,印度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迦耶最神聖的地方菩提樹下證悟無上正等正覺。

在這充滿挑戰的時代,我祈願佛陀的教法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和平靜我們大家所經歷的情緒。我祈願教法可以幫助我們克服恐懼,並找到勇氣去理解無常的本質,無常是佛法核心的教義。只要我們還在輪迴中,變化與無常,疾病和死亡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我請大家在衛塞節這吉祥的日子,為所有受疫情影響的人,為所有因為疫情而失去生命的人,以及為所有因為親人而哀悼的人祈禱。

我自己將與大家一起祈禱,我們傳承的所有學生和修行者也會一起祈禱。

最重要的是讓我們善用衛塞節這一天,祈禱和發願能超越生死輪迴,跟隨佛陀的腳步,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圓滿的覺悟。

在這個殊勝的日子裡,最好的祈禱和發願方式,就是依靠淨語。因此,我鼓勵大家念誦五經王,可以自己念誦或與你的法友在網上共修。

請理解當我說這句話時,我並不是給你們壓力。這只是一個指引,是我向所有有能力做到的人提供的一個選擇。

對於那些無法做到的人,簡單如念誦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或其他你們會念誦的心咒,都會有很大的功德。

話雖如此,也請你們明白我不是鼓勵你們變得懶惰,只採取簡單的做法,來逃避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相反,我的意思是,如果念誦六字明是你唯一懂得的,請你儘量去做,這樣也有很大的利益功德。但是,如果你懂得怎樣做得更多的話,那麼你應該做更多。

簡單而言,為了利益眾生,我鼓勵大家盡一切努力利用這一天來修持佛法。

獻上祈禱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

五經王可在此下載
https://www.karmapa.org/wp-content/uploads/2021/05/Five-Royal-Sutras-with-cover.pdf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Gyalwa Karmapa, shares the following message on the eve of Vesak.

Dear dharma friends,

On this most auspicious day of Vesak, the day that marks the birth, enlightenment, and passing of our Lord Buddha, I offer my prayers for all of you. The day of Vesak is special to Buddhists all over the world, and particularly to all of us here in India, where our Buddha Shakyamuni reached enlightenment under the Bodhi Tree in the most sacred place of Bodhgaya.

In these challenging times, I pray that the teachings of Lord Buddha may help us understand and pacify the emotions that we all experience. I pray that they may help us overcome our fear and find the courage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impermanence, which is the very essence of the teaching of Lord Buddha: as long as we live in this cyclic existence, change and impermanence, sickness and death are a part of life.

I ask of all of you to use this special day of Vesak to pray for all those who are affected by the pandemic, all those who have lost their lives, and all those who are mourning loved ones.

And I myself will pray together with all of you, and so will all the students and practitioners from our lineage.

Most of all, let us use this day of Vesak to make prayers and aspirations to overcome the cycle of birth and death,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Lord Buddha and reach Samyak Sambuddha, the state of perfect awakening.

One excellent way of praying and aspiring on this special day is by relying on perfectly pure speech, and I therefore encourage all of you to recite the Five Royal Sutras, either by yourselves or meeting your dharma friends online and practicing these recitations together as a group.

Please understand that when I say this, I don’t mean to put pressure on any of you: it’s just a guideline, an option that I’m giving to those of you who can do it.

For those who are not able to do it, something as simple as reciting the six-syllable mantra of Chenresig or any other Buddhist mantra you know has great merit in itself.

Having said that, please also understand that I am not encouraging you to become lazy and take the easiest option that you can get away with.

Rather, what I mean to say is that if reciting the Six Syllables is what you know then please do that, and it will have great merit. But if you know how to do more, then you should do more.

In short, I encourage all of you to do your best to use this day for the practice of the Buddha dharma, for the benefit of all sentient beings.

With prayers
Thaye Dorje, His Holiness the 17th Karmapa

Karmapa’s message for Vesak 2021

Sutras can be downloaded here:
https://www.karmapa.org/wp-content/uploads/2021/05/Five-Royal-Sutras-with-cover.pdf

Photo: Bodhgaya Statue / Tokpa Korlo

(中文翻譯由本中心翻譯小組負責。若有錯漏,請見諒。節錄或載列文章內容以原文為準。)

洽美仁波切 藉着大寶法王在最近的信中作出的呼籲, 對眾弟子的開示

親愛的法友們,

大寶法王噶瑪巴在最近的信中作出呼籲,為了全世界的利益,特別是對印度和尼泊爾的疫情,我們所有人應該持誦綠度母心咒。

讓我們大家與大寶法王一起祈禱,和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回向念誦綠度母心咒的功德。最好是我們能念誦500,000遍綠度母心咒,我們可以逐步累積念誦的次數。

在持咒的同時,人們應該懷著善念、善願和祈禱,尤其是為了要結束所有痛苦和磨難。

從5月12日開始的這一個月,是一個非常殊勝的月份,是佛陀降生、成道和涅槃的日子。

這可以驅使我們更努力去觀察心的本質,克服我們紛亂煩擾的思緒,我們並應將所有精神放在我們根本上師的教法,根本上師是我們生活中的佛陀。

每週的星期日,我們中心有綠度母共修。在當天,將佛前供燈與共修念誦的功德作回向更為圓滿。

祝大家身體健康
洽美仁波切

Dear all dharma friends,

H.H. Karmapa has, in his recent letter, requested us all to recite the Green Tara Mantra for the good of the world, especially for India and Nepal.

Let’s all join H.H. In his prayers and do our best to make dedication with the recitation of the Green Tara mantra.

It’s best if we can aspire to recite 500,000 times the Green Tara mantras.We can accumulate it gradually.

While reciting the mantra, one should hold good wishes, aspirations and prayers, especially for all pain and suffering to end.

It is now also a very auspicious month starting from May 12th.
It’s the month lord Buddha was born, reached enlightenment and the month Buddha passed into Parinirvana.

This should also inspire us to put more effort to see the nature of mind, to overcome our disturbing minds and put all our attention to the teachings of of our root Guru, who is the form of Buddha in our lives.

Every Sunday we do The Green Tara puja in Center.
On that day it’s good to make light offering as a dedication to what we have accumulated.

I wish you all good health.
Chagmay Rinpoche

伸延閱讀: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 對尼泊爾疫情最新情況的訊息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泰耶多傑,對尼泊爾疫情最新情況的訊息

9 May 2021

親愛的法友們

在過去的幾天,Covid-19疫情在尼泊爾變得更為嚴峻,醫院和醫療設施不勝負荷。在加德滿都和全國各地,疫情使很多人陷入困難和痛苦的狀況。

在這艱難時刻,我的心與祈禱尤其與這些苦難者及其家人和親人一起。請與我一同將我們修持佛法的功德,尤其是度母十字心咒的功德迴向給他們,減輕他們的痛苦。

OM TARE TUTTARE TURE

嗡。大咧。度大咧。度咧。梭哈

無論我們身處那個國家,實際上我們都是在一起。

願疾病、痛苦及其成因能從根本上斷除。

獻上祈禱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泰耶多傑

(中文翻譯由本中心翻譯小組負責。若有錯漏,請見諒。節錄或載列文章內容以原文為準。)

2021年洽美仁波切給眾弟子的祝福及開示

洽美仁波切在4月30日至5月3日紐涅閉關圓滿當天的開示:

首先,隨喜各人的付出,您們在繁忙的生活中抽出2天半時間作此珍貴的紐涅修持,犧牲自己的時間、為此閉關給予幫助!這個修持是其中一個非常有效的修持。若能至少做一次這修持,利益是非常之大,所累積的功德可免我們墮落下三道。當然,我們必須擁有持戒、保持開始時已生起的菩提心的發心。我相信您們已做到。感恩及隨喜! 希望您們也可以參加下一次的閉關。

過去這3天,我們跟隨紐涅的修持,專注在我們日常以外的事情、接觸到我們的菩提心 – 我們的慈悲心,意思是我們接觸到我們內在的素質。透過閉關的時候限制自己,特別是持戒,從而接觸此內在的素質。我們不一定能察覺到,或者我們有片刻的覺知,但又很快流走。我們應該時刻嘗試重回到這心識的素質,這便是修持。我們應不斷重覆這樣做,嘗試保持這覺知,覺知我們的菩提心。

正如我在閉關開首時所說,我們往往會忽略生命中最簡單的事情,而側重在其他或較深意思的事情﹔我們欠缺了對智慧的核心理解。實際上,我們只需要去接受、去看、去反思和欣賞我們所擁有的最簡單的東西 – 我們的五種感官(能看、能聽等)﹔我們有瓦遮頭,三餐溫飽,這都是非常簡單的東西。很多眾生並未有我們日常擁有而覺得理所當然的這些東西,而我們總希望爭取更多。

若我們對生命的認知能基于接受那些簡單的事情,那悲心便變得有意義。由開始時的付出、犧牲、每天清晨6時開始至晚上7時的修持,您們的專注、襌定、念誦至今閉關圓滿,我們應該持有中立﹒平常的心,無需因為我們所做的而欣喜、亦不要因為感覺沒有得著而失落,我們應該處於平靜的心態,不要加入任何情緒,這才是正確的態度。否則,我們積累的功德可能會因此減退。隨喜大家!



密宗解密的吊詭

  • 妙境通訊2021 年 5 月& 6 月【學佛交流地帶】密宗解密的吊詭 作者: 賴成蔭

    密宗可以說是當今世上最複雜艱深的修行法門,也是最簡單容易的修行法門!所謂複雜艱深的就是「瑜伽密」(包括事密、行密和瑜伽密),即是種種事相儀軌的修持。而所謂簡單容易的就是「無上瑜伽密」,即是「大手印」/ 「大圓滿」的修持法。人性(其實即是佛性)往往喜歡執著於複雜艱深的事物,但其實最有效、最易受益的卻是最簡單容易的事物! 記得在二十多年前,我初修密宗,也有上禪宗的道場修法,以作比較取捨。當時的禪師指我是個喜歡簡樸生活的人,較適宜修禪宗。但我留意到禪宗的教法實在太太簡單到難以想像,大部份時間都是叫你坐著,眼光光地望著地板。感覺上好像什麼都沒有教你,我覺得還是選修密宗吧,反正多東西學,而且在觀感上好像很勁! 事實上,在後來的幾年,禪中心已加入了打坐時教「觀呼吸法」,還有持誦「大悲咒」和「南無華嚴聖衆」等功課…….. 可是修密宗就大大不同,修行的套路數不勝數,簡直是要什麼有什麼,要多複雜艱深就有多複雜艱深!而且這些都是全方位、超立體的;包括了文字,圖像,形相,顏色、聲音、動作等等的心識(觀想)和身體上的活動。 五花八道,令人嘆為觀止! 問題來了,很多修行者就是著了這個五里迷霧,愈走愈深,還悠然自得。自以為懂得很多,功力很強,實在是高人一等,有點兒飄飄若仙的感覺。進而以此指指點點,批評別人功力不夠班,修行並不如法…….他們憑什麼這麼說呢?就是因為見到人家修的法不夠他們的複雜細緻! 記得有一次,我目睹一位師兄鍥而不捨的向一位地位崇高的寧波車請教「獻曼達盤」的各個仔細部位的名稱、含義和功能,最後大寧波車不作答,轉身跑掉了。 我曾試過問一位極尊貴的大德:白度母是否二十一度母之一,(因為我自己弄不清楚)而他竟然答錯了!我當時並不覺得這些可笑,而是深切體會到對一個真正修行成就的人來說,這些細節根本亳不重要,他們從來就不管這些,什至老早把這些忘掉了!
  • 當然有人會質疑: 八萬四千法門中難道完全沒有較複雜艱深的法門嗎? 理論上,這個應該存在,因為有些人可能真的適合修較複雜艱深的法門的。(例如愛恩斯坦?哈哈!)但對絕大部份的人來說,都是以極簡單容易的法門開悟成就的! 問題是這個「極簡單容易」的法門,得來卻絕不簡單容易!你必須由極複雜的種種法門入手,經過長時間的浸淫消化,最後才能悟出最適合自已的簡單容易法門。 持之以恆,乃至行「自動波」,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無間斷修持,直至成就! 這正是:「弱水三千,只取一觚飲!」 取那一觚來飲呢?說實話,即使是你的根本上師也未必能夠幫到你。他只可以給你一些引導和指示,主要還是要看你自己! 八萬四千法門中就憑你自已找出一個來。或曰:我怎麼知道這個法門就是八萬四千法門的其中之一?我們不可能自己亂搞啊!所謂八萬四千法門只是形容其數量之多而已,其實遠遠不止此數。根本上有很多法門仍然未見於過去二千五百年的佛典記載和教法之中,你自己大可以去發現一個法門出來的!至於你這個法門是否真正的佛法?那就視乎它的見地是否合符「三法印」了!

    我又如何知道自已的修行真的有效果,可以走上成佛之路呢? 主要的驗證標準是看看你的「願力」是否能夠成就。 其實這是一個成就者最大的能力表現! 當然有人會説: 即使是「初地菩薩」的種種神通你已擁有了嗎?其實這個關鍵在於你的肉身是否仍然存在!如果仍有肉身的負累,很多神通力都要被大打折扣,什至未能施展的。除非你有另外修持特別的法門,令你的「元神」有出離肉身的能力。但這個也有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 亦即是說: 你如果要擁有「初地菩薩」的種種神通,必須在你的肉身放下之後,亦即是死亡後進入「中陰身」的狀態時,才能體現出來的。 已經成道,承願再來的菩薩(例如大寶法王)當然不在此例。而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目前頂多可以算是「準菩薩」( Demi-Bodhisava )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