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夏瑪巴 確吉札巴夏瑪巴(Shamar Chokyi Drakpa Yeshe Pal Zangpo) (1453年 – 1524年)

shamarpa-4a

第四世夏瑪巴誕生於藏東康地 ( Kham ) 翠秀省 ( Treshö province ) 的康瑪 ( Kangmar )。他降生時出現許多瑞兆,當地寺廟根據他們本身的期望,對這些瑞兆各有不同的解讀。有的認為這必然是他們期待已久的噶瑪巴降世了,有的則傾向於相信是夏瑪巴降世,也有人認為是其他大成就者 ( Mahasiddhi ) 的降世。七個月過去了,各種說法越來越多,但是沒有得出結論。這位年幼仁波切 ( Rinpoche ) 受到正式的邀請,前往度母瑪寺 ( Tara Kangmar Monastery )。

[show_more more=”show more” less=”show less” color=”#0066CC” list=”»”] 

在那兒,許多書籍陳列在他的面前供他選擇,他只拿取噶瑪巴的著作。決斷力不足的人認為這個現象顯然是噶瑪巴返回人間的跡象,僅靠這個簡單的測試,便武斷地將認證轉世這等嚴肅的事下了定論。從那之後,年幼的仁波切便留在寺廟之中。次年,第六世噶瑪巴「東瓦董登」 (Tongwa Dönden ) 也降世了。噶瑪巴四歲時,展開一次經西藏的大規模弘法之旅,其間,他抵達藏南的隆竹貢寺 ( Lhündrup Gön Monastery ),該寺與札康瑪 ( Dra-Kangmar ) 相距不遠。夏瑪巴的弟子在札康瑪一直期盼等候著他們的上師回來,但是並未等得到。這些人來到噶瑪巴面前,努力回憶上師圓寂的情形,並說前一世夏瑪巴最後的遺言提到了「札康瑪」,那應該是他下一世降生之處的地名。噶瑪巴向他們保證,他們的上師的確已經降生了,但是在遙遠的翠康瑪 ( Tre-Kangmar )。這些哀傷的弟子們明白到在他們的緊張下,混淆了「翠」和「扎」這兩個字。這群變得歡天喜地的弟子,立即籌備迎請他們的上師返回久侯的寺廟裡。但噶瑪巴告訴他們不應如此,而是應該由噶瑪巴本人親自前去,以符合夏瑪巴回來的正式慶典禮節迎請他。

當弘法隊伍抵達翠秀省時,噶瑪巴經已七歲了。他在康瑪附近紮營,進行閉關,同時派遣他的隨侍喇嘛前往去迎請夏瑪巴。這位擁有卓越悟性博學的喇嘛不是別人,正是第一世嘉察仁波切「巴究敦珠」( Paljor Döndrup, the 1st Gyaltsab Rinpoche ),後來也成為夏瑪巴的上師之一。當噶瑪巴和夏瑪巴見面時,兩人之間的緊密長久的聯繫重新銜接上;以世俗關係的說法,這猶如父子歡喜相會。噶瑪巴為年幼的夏瑪巴命名為「確吉扎巴」 ( Chöji Drakpa Yeshe Pal Zangpo ) ,並將紅寶冠賜還給他,為他陞座。

他們一直相繼地成為對方的上師。噶瑪巴提議,從此以後,他們兩人並肩在西藏不同的地區弘揚佛法,夏瑪巴留在南部的貴坡 ( Kongpo ) 地區,而噶瑪巴本人則前往藏東的康地 ( Kham )。

數年後, 兩位又在翠秀康瑪 ( Treshö Kangmar ) 聚首。夏瑪巴向噶瑪巴獻上供養,噶瑪巴欣然將大手印教法 ( Mahamudra )、那諾六法 ( The Six Teachings of Naropa ) 和許多噶舉傳承的教法傳授予夏瑪巴。

夏瑪巴成為偉大的學者,並且因為精勤實修而聲名遠播。無論是噶瑪巴、嘉察仁波切,或是任何一位偉大的上師、學者傳授給他的教法,他都努力修習,立下堅忍修持的卓越典範。

第四世夏瑪巴將佛法遠弘至不丹 ( Bhutan ),時至今日,不丹南部仍有一座由夏瑪巴所建立的寺廟,即使年代久遠,依然屹立穩固。一方面是證明當年的建造工藝精良完善;同時,這座寺廟也被視為一個擁有夏瑪巴永恆加持力而不能磨滅的標記。

由於藏民的堅持要求,第四世夏瑪巴成為西藏中部統治者達十一年。他嚴謹地依據佛教的法則去管治國家。然而,對他來說,佛法才是最重要的。他精進於聞思修,並從未忽略他的修行戒條,因此亦完全地達至佛陀教法持有者的三重責任。

[/show_more]

Related Posts